技术介绍:

    如果你问哪个国家的人把喝葡萄酒视为一种宗教仪式,我想绝大多数人的回答都是法国。作为一种文化形象,没有什么比一个留着胡子的法国人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一边抽着刺鼻的古洛伊斯香烟,一边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葡萄酒更深入人心了。
  对于葡萄酒,法国人似乎有着一种天生的热情。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法国一直向世界推销着这样一个观念:葡萄酒是高尚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1991年11月,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著名的《60分钟》节目播出了一集名为“法国式自相矛盾”(French Paradox)的专题片,该片指出法国人爱吃高脂肪食品,爱吸烟并且较少运动,但法国人的心脏病发病率却比其他国家低,其原因就是法国人爱喝葡萄酒(后来专家干脆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法国式自相矛盾”)。这一节目播出之后,大家一窝蜂地去喝葡萄酒,使葡萄酒的消费达到了顶峰。
  但现在的法国葡萄酒正面临着一场危机。对于国际消费者来说,法国不再是葡萄酒的同义词,而在葡萄酒市场上,法国葡萄酒更是被视为一种虽然过时却还总端着股劲儿的酒,让人不愿亲近。所以,那些曾经被法国葡萄酒占领的市场,现在已经被一些诸如美国加州、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甚至南美出产的葡萄酒所占领(这些葡萄酒产区被统称为“新世界”,“旧世界”则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大陆的老牌葡萄酒生产国)。但产于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的上等好酒仍然享有极佳的声誉,而且正是靠着这些酒,才为法国葡萄酒挽回了一点面子。
  随着葡萄酒市场的日趋拥挤,法国葡萄酒没有及时作出战略调整。更为糟糕的是,学会了喝葡萄酒的这一代人,却没有学会喝葡萄酒就要喝法国葡萄酒。对于一个创造了绝大多数目前流行的葡萄酒风格——比如浓烈的解百纳-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红酒、橡木桶莎当妮酒(Chardonnays)、果味丰沛的黑皮诺(Pinot Noirs)、充满欲望的希哈(Syrahs),当然还有香槟酒——的国家来说,这种不敬是令人无法忍受的。
  对于法国葡萄酒的争论,始于2001年9月《商业周刊》上的一篇文章。该文首先指出了“来自新世界的精明酒商们正在征服法国的制酒业”,然后细数了法国葡萄酒的各种罪恶和缺点。文章最后得出结论,在葡萄酒市场上,法国造已经半截入土,因为新世界恢复了葡萄酒的本来面目——就是一种酒而已,而不像法国人喜欢给葡萄酒贴上诸如“文化的自我提携”一类的标签。换句话说,“旧世界”把葡萄酒视为一种艺术,“新世界”则把葡萄酒视为一种技术,从而创造了新的葡萄酒文化。“旧世界”的葡萄酒的品质取决于葡萄产地的土壤、日照、降水等自然环境因素,而在“新世界”的葡萄酒商看来,通过添加各种人工化合物就可以轻易地解决这些问题。
  持相同观点的人认为,法国葡萄酒所面临的最基本的问题,可以归结为“传统”与“创新”的平衡问题。保守派认为法国葡萄酒的荣耀属于每一寸生长着葡萄藤的法国土地,而主张采取新技术和新营销手段的人则希望实现法国葡萄酒生产的国际化,而不要沉迷于对土地的迷思。偶尔,有外来者试图介入纷争,但往往是被碰得头破血流。美国高档葡萄酒先驱罗伯特·蒙大维(Robert Mondavi)曾经计划在法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朗格多克建立葡萄酒生产的卫星管理系统,却受到当地政府的阻拦。
  但在那些主要的法国酿酒商中,已经有人开始打破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试图找到穿过沙文主义荆棘的第三条道路。勃艮第地区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中介商(négociant)、路易佳铎(Maison Louis Jadot)酒厂的总裁皮埃尔-亨利·加治和勃艮第地区的其他葡萄酒中介商一道,发起了一个修改法国现有法律的计划,试图创建一个更具竞争力的葡萄酒种类,以打进国际市场。
  加治的优势就在于,他站在一个既可以纵览法国的葡萄酒生产情况,又对国际市场非常熟稔的位置上。与那些死抱着祖传品牌不放手的酒厂老板不同,中介商一般都是和葡萄酒栽种者订合约购买葡萄酒,然后原酒或是另行调配装瓶后出售。在勃艮第,葡萄种植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耀,葡萄种植主被视为半人半神。尽管每个种植主的葡萄园只有几公顷,但在好的年份里,他们种植的葡萄被送到酿酒商那里变成酒之后,就有可能使品酒专家乐得发狂,收藏家负上高额债务。
  加治和勃艮第的其他葡萄酒中介商希望说服法国政府放松AOC法。什么是AOC?法国酿制的葡萄酒一般从高到低分为四个等级:法定产区葡萄酒(简称AOC)、优良地区餐酒(简称VDQS)、地区餐酒(简称VINS DE PAYS)、日常餐酒(简称VINS DE TABLE)。其中法定产区葡萄酒(AOC)必须符合由法国INAO制定且经农业部认可的生产条件,这些条件包括:原产地区、葡萄品种、最低酒精含量、最高亩产量、葡萄培植修剪方法、酿酒方法和陈年方法等。所有AOC葡萄酒都必须经过分析和正式品尝才能获得一张由INAO授予的证书以AOC的名称推广。AOC级别的葡萄酒也可以细分为好多级,其中,葡萄酒产区标明的产地越小,酒质越好。法国的AOC制度下,标有AOC的葡萄酒其葡萄一定要100%从该产地出产。而在“新世界”,则没有这个约束。
  加治的目的非常明确,为那些达不到AOC标准的葡萄酒找一条生路。目前,勃艮第地区每年生产的葡萄酒中,有相当一部分达不到AOC最低标准。这些酒与那些产自加州和澳大利亚的口感不错、价格却非常低廉的葡萄酒相比,毫无竞争力。
  加治想把勃艮第出产的劣质葡萄酒收集起来,通过蒸馏法取其精华,然后,将这些酒与来自法国南部隆河的希哈酒(Syrah)相混合,形成一种口味清淡的黑皮诺,然后根据葡萄的种类命名,而不是用旧世界复杂的命名系统去命名。而且,在超市里,这些酒有自己的专柜,以和美国的墨勒斯(merlots)和澳大利亚的西拉(Shirazes)竞争。
  加治的行为听起来很不合法,因为在几年前,一个绝望的勃艮第酿酒商被发现做了加治正计划做的事情,并且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加治看到勃艮第的葡萄酒事业正面临危险:“我们不会把一种劣质葡萄酒和另一种劣质葡萄酒掺合在一起,因为这么做只会产生一种新的劣质葡萄酒。我们无须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公司的效益,这么做只是为了挽救勃艮第的葡萄酒。”对于那些认为勃艮第即将打开劣质葡萄酒的闸门“泄洪”的说法,加治轻蔑地说:“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再容纳更多的劣质葡萄酒了。”
  近年来,葡萄酒市场上出现了一种价格只有两块钱的葡萄酒,对葡萄酒的市场价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这种酒被起了一个“两圆恰克”(Two Buck Chuck)的绰号。如果加治的计划获得法国政府通过的话,那些廉价葡萄酒品牌可就不妙了。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关于酿造葡萄酒的经验还是技巧,都没有人能与法国人相比。一旦法国的葡萄酒制造商们清醒过来,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两圆恰克”这一类的廉价葡萄酒就会被清理出市场。
  尽管法国的葡萄酒制造商抵抗产业现代化,但葡萄酒商们总有本事找到出路。虽然他们的许多革新计划都受到试图保护那些19世纪的品牌完整性的立法所牵制,但时代已经改变了。在葡萄酒的世界里,当艺术面临技术的挑战时,也许,只有艺术的妥协,才是惟一的出路。

  


 

  • 联系方式:
  • 如果要查看联系方式请先登录